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刘尚希 > 明年宏观政策要以“保增长”为主吗?

明年宏观政策要以“保增长”为主吗?

 

当前经济形势很纠结,不确定性越来越大。明年的宏观经济政策何去何从,不只是关系到明年,而是关系整个十二五时期。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,明年是第二年了,如果调结构,转方式没有实质性进展,十二五的目标很可能落空。倘若如此,这将对我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构成极大威胁。真要到了经济社会发展不可持续的那个时候,就已经来不及了,那时恐怕不只是经济危机,而是社会危机和政治危机。

其实,全球经济形势和国内经济形势十分明朗,并不复杂,不难判断,那就是:经济增长减速。世界仍处于危机状态,只是变化了危机的形式,从金融危机、市场危机转变为政府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。这种状况短期内不会有起色,至少还要延续5年甚至更长。这种国际经济环境,加上国内经济结构不合理和体制改革动力不足,创新性因素缺乏,民营经济处于瓶颈期,国内经济减速已成定局。

当前的分歧是,面对经济减速,做出何种判断?经济减速是加大了风险,带来威胁,还是给我们带来机遇,难得的时机?如果是前一种判断,宏观政策方向很可能就会转向“保增长”为主,再次重复2008年以来的政策路径。若是后一种判断,宏观政策的重心就应当进一步转向调结构、转方式。

我认为,经济减速不是加大风险,而是难得的机遇,甚至可以说是改善结构,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好时机。其理由如下:

一是调结构、转方式只能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进行,而无法在经济上行的时候实现。极端的情形是经济危机,结构自然会得到调整。在经济上行的环境中,所有行业、企业都会形成盈利预期,而且都能赚钱,不会形成市场压力。从微观来讲,企业转型换代没有压力,基本上都会在原有基础上数量扩张。从宏观来看,行业转型升级也没有压力,也只是在原有基础上平面发展。没有兼并、重组、流动,也就是说,不会重新洗牌,这样,规模经济、行业集中度、市场结构、市场效率等都不会变化。在这种情况下,经济结构不会在市场的推动下进行自主调整,即使有政府限产调控等行政手段来推动结构调整,那效果也是很有限的。而且,用行政手段来调结构,后遗症很大。相反,在经济下行时期,调结构的市场力量就会显现出来,政府再顺势而为,转变发展方式就可以大有成效。

二是我国经济增长依然处于高位,今年预计仍在9%以上,经济下行空间大,这意味着能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来调结构,转方式。假设以7%为底线,如果一年降一个点,可以有2年多的调整期。如果一年降半个点,则有4年的调整期。只要是经济往下走,就会改变经济预期,形成压力环境,加快资源流动和重组,对调结构、转方式就是一个有利条件。在增长依然处于高位的情况下,对经济减速不必感到担忧,相反,应当充分利用经济减速带来的机遇,运用各种政策手段,有计划、有步骤地顺势加快推进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变。例如对房产业、两高一资行业,应坚定不移地进行抑制,而对服务业、小微企业、高附加价值产业应当鼓励、扶持。市场的力量和政府的力量作用方向一致,叠加在一起,就会对结构调整产生更大的推动力。

三是我国经济下行是一个斜坡,不是悬崖,不会陡然下落。因为2008年的投资刺激政策还没有完全释放完毕,一些建设项目还需要收尾,还需要后续投资。更重要的是城镇化的带动,无论投资,还是消费,都有很大空间。当然,这还需要经济改革、社会改革加快推进,尤其是社会改革,对调整经济结构和转变发展方式也是必不可少的。社会改革,不只是涉及到社会管理创新,还包括户籍制度改革、就业制度改革、教育制度改革、培训制度改革、科技体制改革等等。社会改革的目的是实现更大程度的机会平等,让社会充满活力和创造力,从而带来经济活力。

也许还有一点是令人担心的,即就业失业的问题。如果明年不保增长,会不会出现大量的失业?会不会如2008年底和2009年初那样导致大量农民工返乡?我认为,当前的经济减速不会导致大量失业。因为对外需不景气导致的增长减速早已经形成明确预期,并已经被社会消化。沿海的大量面向海外市场生产的企业也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并已着手转向新兴市场或国内市场。加上对小微企业已经采取扶持政策,对吸纳就业有积极的作用。如果进一步完善对中小微企业的鼓励政策,进一步改善创业环境,将会吸纳更多的就业。

把明年的政策重心放在调结构、转方式上,并非让经济增长任其下滑而不管,而是在调结构、转方式中实现增长。可以这样说,调结构、转方式越是有成效,经济下滑就会越慢;越是利用经济减速来加快调结构、转方式的进程,经济减速也会更平缓。相反地,如果政策重心放在“保增长”上,结构改善不大,甚至逆转的话,靠政府力量维持的增长也只能是一时,一旦政府没有力量了,而经济自行动力没有发动,整个经济将会加速下滑。显然,保眼前的增长,将会导致未来,也许是一两年之后,经济急剧滑落。

因此,我的结论是:调结构也是保增长,而且是更为有效、可持续的保增长。建议明年的宏观经济政策方针确立为:改善结构,稳定经济,推进改革。

 

 



推荐 4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