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刘尚希 > 扩大消费的七个途径

扩大消费的七个途径

编者按:在全球经济危机背景下,外部需求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,我们不能指望外部需求来拉动中国经济复苏。金融危机影响下我国如何全方位启动内需?我们该如何启动投资和消费?

受访者: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

在全球经济危机背景下,外部需求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,我们不能指望外部需求来拉动中国经济复苏。我国这次保经济增长,不能像1998年那样依据扩大出口来达到目的。当前,中国经济回暖,而中国和世界总体经济形势依然复杂。如何进一步落实好党的十七大和十七届三中全会精神,落实好中央关于扩内需、保增长、调结构的一系列政策措施,落实好改善民生的各项惠民政策,进一步做好应对危机的工作?金融危机影响下我国如何全方位启动内需?我们该如何启动投资和消费?记者采访了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。

刘尚希认为,中国经济复苏要靠“自力更生”,也就是要扩大内需。

如何扩大内需?这成为广为关注的问题。刘尚希说,内需也就是国内购买力,国内购买力上来了,经济才会增长。但不同的购买力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是不同的。如果把全社会的最终产品简单分为两类,即:消费品和投资品,那么,与此相对,消费拉动的是消费品生产,投资拉动的是投资品生产。消费是最终需求,投资是引致需求。消费需求扩大,消费品生产增长,进而拉动投资增长和投资品生产扩大。市场经济的作用机制大体就是如此。政府投资、民间投资都会形成对投资品的需求,拉动投资品生产。但政府投资是一个外生变量,政府投资增长多少,取决于政府意愿,可以在消费没有变化的情况下拉动投资品生产,而民间投资却与消费有内在的关联,只有消费需求扩大,引致消费品生产扩张,进而才会带动民间投资增长。所以,要启动民间投资,最终要靠刺激消费。政府投资很难直接带动民间投资。

政府投资具有应急的作用,难以持续。政府投资可以拉动投资品生产,也就是拉动上游产业,但上游产业的持续增长最终要靠下游产业,即消费品生产的扩大。如果没有下游产业的持续增长,上游产业的增长迟早会停下来。因此,扩大内需,关键还是消费。如何扩大消费?

一是通过政府投资扩张来稳住上游产业下滑,减少失业,进而遏制居民收入水平快速下降,防止消费急剧萎缩。对于消费而言,政府投资有应急制滑的作用,但难以扩大消费。

二是政府对低收入阶层的转移支付,如对农民的补贴、对困难群体的救助、失业救济和养老支付面的扩大,等等。

三是扩大教育消费、健康消费方面的公共消费份额,这既能扩大社会消费总额,同时也可以带动私人消费。

四是加大对失业人员的劳动技能培训力度。对当期来说是扩大了消费,同时也为消费的后续增长打下了基础。因为劳动技能的提高可以带来居民收入的提高:可使更多的人找到工作;可使找到工作的人获得更高的工资。

五是通过相关政策把“潜在消费”变成“现实消费”。消费与购买力的“临界点”密切相关。处于临界点之下就是潜在消费,处于临界点之上就是现实消费。比如水烧到了99℃,但不是开水,如果政府再加一把火,提高1℃,那就变成了开水,也就把潜在购买力变成了现实购买力。例如家电下乡,给予13%的补贴,也就是把处于消费临界点的那一部分潜在消费变成了现实消费。各种消费都有不同的临界点,政府政策只要对症下药,就可以把许多潜在消费调动起来变成现实消费。车购税的降低就有这样的效应,小排量车的热销就是证明。房产交易税的调整刺激了二手房交易也是如此。旅游券的发放有类似作用。当然,如果政府财力许可,政府也可以把98℃、97℃甚至温度更低的水,多加上几把火,都变成开水,那样,就有更多的潜在消费转化为现实消费。效应最好的政策往往就是那些能够产生“临界点”效应的政策。这好比针灸,如果找不到穴位,在病人身上乱扎一气,不但无效果,反而造成伤害。其实,这个原理也可以用到企业身上。

六是保护劳动者权益,防止收入分配在劳动—资本之间进一步向资本倾斜。这是改善收入分配状况的基础,也是扩大消费的根本。这依赖于相关法律制度的完善和体制改革的推进,尤其是城乡分治体制的改革,减少就业歧视。

七是发展消费金融。金融发展的重点长期以来放在“生产金融”方面,都是为生产服务,如何兼顾为消费服务,是金融改革和发展面临的新课题。

人民网记者 陈叶军

文章来源:人民网  2009年04月27日 



推荐 14